木逝

lo 上的太太都好高产啊轰出胜出都好美味甜到窒息w
原本已经坚定站大三角了然后再偏轰出一点点,结果,轰总我对不起你【捂脸】
太太们的幼驯染太好吃了啊啊啊啊啊卡酱怎么会这么别扭好甜呜呜呜呜泪汪汪的出久也太可爱了【倒地不起】
所以我非常顺利地,两个都往嘴里塞了呢
喵的是死是活我也要一起吃!!
大家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喂!】

诶嘿小设定
出久是只轰轰路过宠物店的时候一见钟情想要带回家的幼兔w
轰轰怕能力控制不好不怎么敢带小出久回家,所以只好天天暗搓搓地观察小出久的日常满足躁动的内心233333
好吧只是单纯想画可爱的轰君w
嗯,完美的ooc了【喂】

好吧第二份的轰轰_(:з」∠)_
越画越上瘾是怎么肥四_(:з」∠)_

找了个大大的图临了个身子安了个轰君的头嘿,没画过同人不过轰君这么标志性的应该还是能看得出来叭_(:з」∠)_

应该算是……复健?
【↑明明本来就是萌新】
【↑哎呀(´゚ω゚`)】

今天补了小排球第二季,晚上大概就已经疯了_(:з」∠)_
研磨跟我回家吧!!!我家有无数的小鱼干【?】和游戏跟我回家好不啦qwqqqqq
【附带黑尾也没问题_(:з」∠)_】
【打排球的都是天使!!!天使!!!】

仏英//醉酒告白

仏英的糖会这么好吃的吗【流泪】

尘七:

※现代人类设定 英SIR告白全世界x
※除仏英CP,其他皆为友情向 前后文风差距太大仿佛不是一个人写的一样
※当你发现这里一个OOC出新境界的英的时候,请记住,他喝醉了,喝醉了,喝醉了。
※点梗@糖果下午茶_被迫躺尸哭唧唧  不过因为觉得这个写的人很多所以我试图创新一下…希望不要介意qwq
————————————————————

亚瑟又喝醉了,这个消息没多久就传遍了他的整个交际圈。
不得不说,有的人实在是酒品太差,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著名绅士亚瑟柯克兰到底会在喝醉酒之后干什么,是在大街上唱《天佑女皇》,还是能蹲在消防栓的而面前说这到底该怎么打领带才是最绅士传统的做法。
所以这次阿尔弗雷德接到自己朋友的电话的时候,只是翻了个大白眼,然后拍了拍自己还在赶论文的兄弟的肩膀,嘟囔着埋怨了一句就披着衣服出去了,谁让亚瑟曾经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接济过他呢。
不过过了好久阿尔弗雷德都没有回来,要知道如果是其他的时候的话,马修收拾出来一张空床的时候,阿尔就会扶着醉成一滩烂泥的亚瑟回来了。
所以马修只能选择亲自出马去看看怎么了,然后他就看到了抱着阿尔弗雷德正在放声大哭的亚瑟,还有一脸尴尬的要死,见到马修就好像见到了救星一般的阿尔弗雷德。
“嗨,兄弟,你终于来……”
“阿尔弗雷德!!!你凭什么拒绝我!!阿尔,阿尔!”
“那个……柯克兰先生是怎么了?”
“他喝醉了。”
阿尔把又大哭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往上爬的亚瑟往下按了按,一脸要死不活的看着马修说着,而亚瑟也迷迷糊糊的,用他已经喝的都快看不清人的眼睛看了看来的人。
“马修,马修,马修……?马修!!!”
马修被他吓了一跳,毕竟亚瑟很少有过这样喊着就要往上扑的时候。
“马修,我爱你……怎么样,答应我吧?”
“您在说什么呢,柯克兰先生?”
马修带着一脸惊恐加上迷茫的看着阿尔,阿尔也无奈的耸耸肩,上去拉住亚瑟的胳膊,把他给拉了过来,按到了桌子前的椅子前坐好,亚瑟还在用一双水汪汪的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马修的时候,就让阿尔在脑袋上敲了一下。
“阿尔不爱我了…”
“Hero对醉汉没兴趣,”阿尔白了亚瑟一眼,又安慰的拍了拍马修的肩膀,“别在意,这就是亚瑟喝醉了的新套路,他刚才也跟我告白了一遍…”
马修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亚瑟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那个醉汉迷迷糊糊的拿了起来,刚一接通,里面几乎是咆哮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柯……亚瑟!!!你之前给那个番茄混蛋打电话说什么了!!”
阿尔和马修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叹了口气,而亚瑟就像没听见电话里的咆哮一样,思考了一会儿,嘿嘿的笑了两声。
“罗维?我爱你呀。”

对,这就是绅士的柯克兰先生的醉酒新模式——告白。
在阿尔和马修的监护下,亚瑟才没挂了罗维诺的电话之后又把伊万的电话拨出去。
亚瑟就是不肯回家,坚决不,兄弟俩也没办法拖着他回去,也就只能在这人盯着他,以免他出什么问题。
不过就在马修去了下卫生间,阿尔打了个哈欠的空档儿,他就听见亚瑟悄咪咪的播出了一串号码。
“喂,伊万……嘘……我爱你……我是亚……”
“给我!喂,蠢熊,这里是HERO,亚瑟喝醉了,你别管他就是了……把你的诅咒收回去!HERO不接受任何的魔法!”

不过一直在这儿陪着亚瑟耍酒疯也不是个事儿,何况他已经拿了纸和笔,歪歪扭扭,却一本正经的写上了“亲爱的基尔伯特”这样的话,而且马修的论文和阿尔明天的课都不等人,所以他们打了个电话,把熟人给喊了过来。
“交给你了,耀,实在不行就打这个电话。”
“放心吧,我什么醉汉没见过!”
王耀笑嘻嘻的把打着哈欠的兄弟俩给送走,看了看手里的纸条,随手塞到了口袋里,然后就看见面前自己走出来了,绿色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亚瑟。
“来吧,亚瑟,你有什么心思么,怎么又来喝酒啊?”
亚瑟眨了眨眼经,看王耀,嘿嘿的笑着。
“有啊,我喜欢你啊。”
王耀楞了一下,看了看亚瑟,又回头看了看金发的兄弟俩,阿尔和马修同时回头,一个比划了个大大的叉,一个死命的摇着头,他这就明白了亚瑟这又是喝高了。
“哎呀,随便欺骗别人感情可不行啊,亚瑟。”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嗯……你要是不让我喜欢,我就要去喜欢费里西西西西安诺,或者,我就去喜欢,喜欢,丁马克!菲利克斯!罗德里赫!本田菊!任勇洙!嗯……我都喜欢,我每个人都爱!”
“好啦好啦,你喝醉了,亚瑟。”
王耀扶着晃过来的亚瑟,却是一下被他推了一下,看着亚瑟又要换出去,赶紧一把给抓了回来。
“你……放开我,你不爱我,我不要你抓着我!”
不太好搞定啊……王耀想了想,掏出来电话号码看了看,不然,真的去打电话?不过阿尔他们干什么不打,非要留到现在。
亚瑟又一头栽了出去,一边晃悠着还一边扯着嗓子高声的唱着贾斯丁比伯的歌,什么我妈妈不喜欢你,滚回去爱你自己之类的。
“亚瑟!你别…”
“路德维希——————我爱你啊————————”
“亚瑟!路德维希又不在这里!”
“我爱你————伊丽莎白————”
“亚瑟,伊丽莎白也……马路,马路!车,车,车!!!”

王耀就这么追亚瑟追了快一条街,看着他从差点儿撞电线杆到差点儿撞车,听着他从世界的东头告白到了世界的西头,感觉身心俱疲,就算他的确和亚瑟关系不错,可是那也是和平常正常的亚瑟关系不错,谁知道这个平时绅士架子十足的家伙喝醉了有这么疯,拉都拉不住。
不过王耀感觉他能看出来点儿什么端倪。
亚瑟的确在到处告白,可是是不是少了什么人…
身为一个看过千山云雨的常年场外人,王耀大概明白了阿尔给自己的是谁的电话,也大概猜到了点儿什么。
所以在把亚瑟塞到了路边儿的一个长椅上之后,王耀趁着他正在对长椅上旁边的一朵小花练习告白的时候拨通了阿尔给他的电话。
“喂?”
“弗朗西斯,就知道是你。”
王耀得意哼了一声,却听见那边叹了口气。没得跑了,就是这里出现了什么问题。
“亚瑟在耍酒疯,你却换了个电话号码?”
“哥哥之前的手机让亚瑟摔了。”
弗朗西斯那边叹了口气,不过王耀才懒得管到底是亚瑟因为什么摔了弗朗西斯多贵的手机,或者是这两个对头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本着他自己的原则,王耀直接报了一个地址,然后丢下一句人老啦不能熬夜啦,就把电话挂了。
回头看了看已经抱着消防栓哼哼唧唧的亚瑟,王耀决定……算了,还是过会儿再走吧,万一一会儿亚瑟去抱着垃圾桶告白了,他还是要把这个家伙给拉回来的。
等弗朗西斯来了,他马上就走,象征性的藏一下功与名就是了。

弗朗西斯挂了电话,虽然不知道埋怨了多少,可是还是马上就去了王耀说的地方。
和别人一样,弗朗西斯看到的是一个坐在地上,抹着眼泪,还醉醺醺的对着长椅说话的亚瑟,不过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看到亚瑟一回头就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好像自己是什么抛弃妻子的负心汉一眼。
喂喂喂,小少爷,你这个样子明天醒了酒可是要打死哥哥我的,对吧?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看着亚瑟这个傻样子,如果不是因为第二天亚瑟可能真的会拿着枪站在自己床头的话,他还真想给亚瑟照上几张照片然后狠狠的嘲笑一顿。
不过还是算了吧。
弗朗西斯凑了过去,坐在了长椅边儿上,他看见亚瑟的动作停了一会儿,甚至是低着头,把脑袋埋得更深了,突然就笑了起来。
“小少爷,你这又是哪出啊。”
“谁要你管啊,胡子。”
亚瑟的声音突然清醒了一点儿,这让弗朗西斯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装的故意来戏弄自己的。
不过不可能,亚瑟不是这么毁自己形象的人,何况他一身的酒气根本就说不了谎,你看,他还在晃晃悠悠的试图把手伸过长椅的那头去拔地上的小草呢。
弗朗西斯也没去扶他,只是看着亚瑟,带着一丝无奈的微笑。
“你换电话。”
“是你小亚瑟你自己把哥哥的手机从楼顶丢进人工湖里的,好大一个抛物线,不记得了?”
“……你换电话。”
“应该哭的是哥哥我才对吧?”
“你换电话。”
“好好好,我换电话了。”
弗朗西斯真是对喝醉的亚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何况他现在嘟了个嘴,看起来像一台性能完好的复读机,来来回回就在说这一句话。反正那个电话也该换了,扔了就扔了,之后的吵也吵了打也打过了,就这样吧。
亚瑟嘿嘿的笑了一下,好像弗朗西斯的妥协让他很高兴的样子,不过很快他又抬起了头,像是要耍无赖一样的噘嘴看着弗朗西斯。
“你不告诉我号码。”
“因为哥哥刚换了号码,还是今天下午阿尔帮我去办的。”
亚瑟又低头,满脸的我不管,这让弗朗西斯只有投降的份儿了。
“我说小亚瑟啊,你什么时候能乖乖的听哥哥的话,你看,哥哥家的酒喝了酒不会醉成……”
“我讨厌你。”
“哥哥知道,哥哥知道。”
弗朗西斯被打断了说话,亚瑟又抬起头,红彤彤的脸蛋儿加上那副表情,已经被酒精醉的软绵绵的声线还非要说”HATE”这么一个恶狠狠的词儿,听着就让弗朗西斯笑了出来,赶紧的答应了。
亚瑟又嘿嘿的笑了两声,把脑袋挪了过去,一头栽在了弗朗西斯的腿上,小黄毛扭啊扭啊的,半天才露出一张脸。
“我讨厌你这个胡子混蛋。”
“好好好,哥哥知道。”
“就讨厌你一个,其他人我都喜欢!”
“行,就哥哥一个最讨厌。”
“而且……我柯克兰大人只讨厌你一个,就最讨厌你一个,就你,你这个笨蛋。”
亚瑟一边说着还用手玩着弗朗西斯的鞋带,跟个小孩子一样的动作,还附带着嘿嘿的傻笑。
真的是喝的不少……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把亚瑟的脑袋给挪开,还在他吱吱哇哇之前,把他一把拉了起来,坐在了长椅上,换自己蹲在他面前。
亚瑟又眨了眨眼睛,戳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脑袋,弗朗西斯皱了皱眉头,也不生气,于是亚瑟就又戳了一下,又戳了一下,哈哈的自顾自的玩了起来,直到弗朗西斯终于受够了把他的手一把抓了过来。
“小亚瑟,别过火了。”
“不管,反正……我讨厌你。”
亚瑟把脑袋别了过去,孩子气十足的样子让弗朗西斯哭笑不得,只能背对着他,做了个趴上来的手势。
亚瑟歪了歪头,突然伸出脚踹了弗朗西斯一脚,接着又哈哈的笑了起来。
真想把他扔在这儿就走!
弗朗西斯感觉自己的忍耐力快要到极限了,不过刚站起来的时候就被亚瑟拉住了,甚至身后那个人还打了个酒嗝。
“你……不许走,胡子混蛋。”
“好让你再把哥哥踹一脚?”
“我……不,但是你,不许走,我……太讨厌你了,所以,所以,不能走。”
什么逻辑!弗朗西斯回头看了一眼亚瑟,不过这次他看到了亚瑟红的更厉害的脸色,喝酒可喝不到那个程度。
算了,谁让他是大少爷呢。
“就当哥哥我向善积德了。”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转过身跪在了亚瑟面前,这次亚瑟毫不犹豫的一下子就倒在了弗朗西斯身上,任凭他把完全没有力气的自己给背了起来,在夜色中慢悠悠的往家走着。
“就你……最烦人。”
“好好好。”
“我……对,还是讨厌你。”
“行啦,小少爷。”
“不行,我就是要说,我就是要告诉你,混蛋,你……”
“哥哥也爱你。”
弗朗西斯说完之后,亚瑟便安静了下来,乖乖的,也不再扯着弗朗西斯的头发玩,也不再叽叽喳喳的说话了,只是把脑袋埋在弗朗西斯的背后,滚烫的脸好像要把弗朗西斯薄薄的一层衬衫都给烫掉一样。
口是心非的大少爷。
弗朗西斯嘴角一挑,把亚瑟往上背了背,继续往家走去了。

END

——————————————————————
OOC,对,谁让亚瑟喝醉了。
就是个告白了全世界,最后面对喜欢的人口是心非的家伙
嗯,哥哥的好脾气在这里是必备的
不过大概也是偷偷拍了黑历史的xxxx
摔了哥哥的手机大概因为哥哥到处风流,亚瑟日常嘲讽以后一言不合,就顺手给他扔了
醒酒后的亚瑟。
估计就把弗朗西斯给炸了吧xxx
毕竟这么丢人的事儿,英SIR的傲娇气可绝对不允许啊
所以,他是不会承认昨晚做的任何的事情的。

考后第一次摸鱼ww
月岛君清奇的搭配2333

我个色废色废色废色废。。【倒地不起碎碎念】

眼睛和手也不协调不过再改估计也要废于是咱就无视吧_(:з」∠)_

赤队你这么软萌真的好咩√


晚自习不想刷题后的产物。。。

为什么明明喜欢干净的画风自己画出来的却永远是乱的呢QAQQ